返回去的路上,也还是易国章开车,只是与刚来那时候比起来,这次他态度无疑就显得热情也要恭敬得多了。

“龙刺使大人,听说您原先是在隐龙战队任职?”易国章一面开着车,一面向坐在后座的唐锋问道。

“是的,在隐龙已有十几年时间。”唐锋微微点头。

易国章笑道:“十几年时间,岂不是从小就在战队里了?”

唐锋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易国章显然也感觉到了,不过还是笑着继续道:“十几年,这样说起来,龙刺使也算半个帝都人了。”

说到这不等唐锋开口,其实他也知道唐锋不太可能开口,所以接着道:“属下作为华北区域组长,也算帝都方面的管理人,若是龙刺使不嫌弃,属下想设宴为您接风洗尘,也特地祝龙刺使您高升。”

唐锋不置可否,想了想道:“我似乎记得易先生说过,您有个孙子,叫做易不凡,对不对?”

易国章点头道:“龙刺使记性果然非比寻常,属下确有这么个孙子,说起来你们年纪也相仿,只是不凡的天赋比起龙刺使,却又差远了。”

说到这他摇摇头,感叹道:“我本打算着,让不凡也加入咱们龙组,到时候还得请龙刺使多多提携。”

唐锋嘴角不由微微扬起,心想着若是你这老头子知道,就在今天上午,你这孙子还扬言要跟我叫板。

若是易国章知道这件事,不知心里又会作何感想?

梦圆少女秀美而灵动

当然这种事情,唐锋才不会这么无聊告诉易国章,当下微微一笑道:“提携就说不上了,若是本使记得不错,易不凡好像是武当外门弟子吧,咱们武龙使也是武当门人。”

“这么说来,你们易家跟武龙使关系不错啊?”这话说完,唐锋抬头,饶有兴味的看向驾驶位置那老头。

易国章浑身猛然一震,甚至因为出神,脚下猛然一踩油门,嘎的声响,车子急剧停了下来。

活了一大把年纪,易国章到底也算是老江湖了,虽然唐锋刚才这番话,听起来只是随意这么一问,但是他俨然已听出了其他的意味。

对方这番话,分明含着敲打警示之意!

易国章心里很清楚,龙组各大龙使者之间,原本就存在着竞争关系,因为易不凡是武当门弟子的关系,易家自然而然就站在武龙使这边。

事实上每一位龙使者,在龙组都有自己的支持力量。

就拿武龙使来说,他的太师叔,本身就是龙组七大神龙之一的蓝龙。

龙组七大神龙,严格按照赤橙黄绿青蓝紫而划分,赤龙的实力最弱,如今也不过刚突破到开脉尊者境界。

七大神龙实力最强的自然是紫龙,十年前就已越过开脉尊者,到如今,已是通窍掌教高深境界。

蓝龙虽比紫龙弱一些,但实力也不可小觑,眼下已是九重巅峰开脉境,加上蓝龙本身还是武当门的核心长老。

所以武龙使这一脉的支持力量,背后有整个武当门,势力不可小觑。

不过各大龙使者间,最强的还是飞龙使,原因无他,除却自身天赋外,还有更重要一层原因,飞龙使是白龙王的义子。

严格意义上来说,飞龙使几乎已可算是龙组的太子,组内呼声最高!

除却这两位之外,其中还有一位天龙使,背后实力也大得惊人。

天龙使实力在六大龙使者之间虽只是中上,但他却是蜀川唐门之人,背后有着整个古武唐门的支持。

反过来说,六大龙使者,最弱的恐怕还是唐锋这个新加入的龙刺使,虽说他天赋心性甚至超过了飞龙使,但也依旧没多少人看好。

想到这里,易国章心中不免有些复杂,虽然他同样也不看好这龙刺使,可对方龙使者的身份,仍然不是他这个区域组长所能得罪的。

经过反复斟酌,易国章才道:“武龙使为人性情高傲,说起来连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就连他刚才回总部,我也没能见一面。”

说到这他讪讪一笑,又道:“再说了,咱们龙组向来都是以武为尊,龙刺使心性天赋超然,假以时日,只怕就要超过其他几位龙使者。”

不得不说,易国章到底是个老江湖,面对唐锋钢刚才有意无意的敲打,他这番回答同样滴水不漏。

既不否认易家与武龙使之间的关系,但也没有彻底表明支持武龙使,在唐锋面前作了一番保留。

唐锋却也不是初出江湖的愣头青,自然听得明白,当下悻悻一笑道:“传闻易家乃帝都四大家族之首,他日若有空,少不得要登门拜访一二。”

易国章赶忙道:“龙刺使若是能大驾光临,我易家定然扫榻欢迎。”

唐锋笑了笑,不再言语,转头欣赏外面的风景。

易国章识趣的没有再开口,只顾开车。

夕阳西垂,暮色苍茫,当两人返回到帝都龙隐战队,夜已经很深了。

“龙刺使大人,我们到了,老夫就不进去了。”将车子停在战队门口,易国章向后面闭目打盹的唐锋说道。

唐锋点点头,道了句有劳,旋即推门下车。

易国章下车相送,想了想还是道:“龙刺使大人,抛开武龙使不说,大人您若是肯屈尊登门拜访,我易家随时欢迎。”

“一定!”唐锋微微点头,迈步进去。

夜色深处,远处操场训练声仍旧此起彼伏,只是这一切,如今已与唐锋没有多大的关联。

刚走至前面大厅,他老远便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陈管家,另外一个,却是诸葛芙蓉。

两个人竟然是一起来的,看到唐锋归来,陈管家当即块步迎了上来,手中还揣着张请帖。

“唐先生,您可算是回来了,老朽都快等您大半天了。”陈管家笑道。

“等我,有什么事儿?”虽然这句话是在问陈管家,然而唐锋的目光,却是在看向诸葛芙蓉。

诸葛芙蓉并不开口,雪白细腻的眉黛微微皱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陈管家双手将请帖递过来,道:“我们陈家,有请唐先生赴宴。”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