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和生命女王的出行,没有任何人知晓,包括宁静都不知道。

宁静,被生命女王派出去,狩猎海妖尊者去了……

半天后。

韩非和生命女王,再次来到了当初韩非进入雷霆狱的那片涡旋海域。

当初,韩非就觉得这里诡异!

这里,可以连通雷霆狱……那是不是这些涡旋,其实都连通着一个地方?

韩非打定主意。等此番结束之后,自己要试试看看。

“是这片海域?”

生命女王有些讶异道:“这些涡旋,当初我就来过。当年,这里的涡旋数量很多,现在已经逐渐减少。能探索的,基本上都已经被探索过了。剩下的这些,多少都是有问题的,应该没有一座能用才是。”

韩非疑惑:“有问题?”

生命女王:“有些涡旋,连通的是破碎的小世界。一旦进入,不小心就会跌落无尽的虚空。”

韩非微微皱眉。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不过,当韩非用的是航海万象仪指向,断然不会出错,而且指向,正是自己曾经去过的那个通往雷霆狱的涡旋。

这一刻,他大概知道:白甲帝在哪儿了?

只听韩非道:“我既然找到这里了,自然可以确认这条路绝对是走得通的。走吧……”

韩非说完,一步跨入了涡旋之中。

生命女王自然也是不怕这涡旋的。她知道这里,自然代表着她以前不止一次地来过这里。

当俩人深陷无尽虚空之时,韩非还在有方向性地急掠。这让生命女王颇为好奇,韩非怎么如此确认这里是安全的?

片刻后,当一点白光出现,生命女王讶异道:“出口?”

韩非咧嘴一笑:“就是那里。”

“刷刷~”

片刻后,俩人迅速钻出出口。

下一刻,就听见“轰轰轰”,一连数十道雷霆轰击而下。俩人都被轰了一个劈头盖脸。

生命女王一脸懵逼:“雷霆之力……不是天劫,是单纯的雷霆,蕴含的大道之力有限。这是哪儿?”

韩非没解释,炼化天地中? 航海万象仪并没有转动。

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

韩非咧嘴一笑:“跟我来。”

生命女王狐疑,韩非似乎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不像是第一次来? 连路都门清。

俩人迅速从传送阵? 离开了雷霆狱。再出现时,韩非发现:白贝王城禁地级秘境的传送入口没了,毫无阵法痕迹。

很显然? 白甲帝将禁地级试炼场的入口给磨灭了。

在没有印记的情况下? 韩非都不知怎么来到这里的……好在,韩非找到了雷霆狱的另一个入口。否则,恐怕还真找不到白甲帝。

……

神魔海之中。

白甲帝盘卧在这里。

在相对应的囚笼之中? 老羊搬地方了。他现在专门坐镇这里? 天知道对面那位? 在这里是抱着什么目的?

经过半年多的休养? 白甲帝的愤怒? 堪堪稳定了下来。

但是? 他却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决定。他决心,要重走一条路,一条吞食生灵的血祭之路。

此番一战,白甲帝发现:自己的手段,太浅薄了。

一直以来? 他以为:自己其实够精明? 也够实力? 更够手段。

但是? 见识过了血凡,魔道吞心,他打消了这个想法。那种吞噬一族的魄力? 让他不禁动容。

如果血凡点燃了白甲帝心中的邪念,那么韩非就是一根导火索。这根导火索,点燃了白甲帝对于力量的渴望,渴望到了不折手段的程度。

然而,这个渴望,刚刚被激发出来……

“嗡~”

于修炼中的白甲帝,豁然回神。

下一刻,白甲帝目露惊讶。

“韩非……木无花……”

白甲帝对于韩非和生命女王的到来,感觉到十分的意外。不过,他迅速地反应了过来。

却见他的目光看向韩非,嘴角抖动:“原来,神魔海的禁制出现问题,是在捣鬼?”

韩非咧嘴笑道:“呀!被发现了?”

白甲帝抽出一柄圆形弯刀,一手执盾,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韩非咧嘴一笑,手中同样出现了两柄白色弯刀。只是,这两柄刀,不是寻常武器,而是不会损坏的希望之刃。

毕竟,自己面对的是王者,而自己不过是半王。真要是生死搏杀?雪之哀伤,应该是很容易破损的。而绣花针,虽然不弱,但并不是自己最擅长的。

那么,希望之刃,则成了最佳武器。

生命女王悠悠道:“白甲帝,可知道,自己会有今天?”

白甲帝轻笑一声:“呵!们真以为,联手之后,就一定能斩杀我了?”

“嘭~”

白甲帝率先出手。盾上青芒闪烁,仿佛有无穷力量在海中推行,将海水推成巨浪,浪如重山。

“噗噗噗~”

只看见整片神魔海的地下,都在生长着妖植藤蔓。

不过顷刻之间,这狂暴之海,就被妖植覆盖。

囚笼一边,老羊狂喝:“退,全都退后。此地放弃镇守,有王者在战斗。”

老羊只觉得疯了,韩非到底在外面,闹出了什么事来?这才过去半年而已,这里怎么还发生了王战了?

闪电惊道:“老羊,这里不会被打崩吧?确定,这是王者在大战?”

老羊喝道:“废话,我能连这都分不清楚?”

“嘭~”

只看见周围千里虚空,忽然被无以计数虚空裂痕撕扯开。

熊超帅等陪同镇守的人,都面面相觑。

狂狮惊呼:“这玩意,隔着一片空间,还能打出这么大的威力?这王者,还是人吗?”

而在神魔海中,双方正在酣战。

白甲帝之前损了5道半王投影,在力量上已经和韩非相当。

而韩非第一次看见生命女王的战斗兵器,竟然是一截一尺半长的小木棍。木棍上,还带着一小截寸许长的枝丫。

可就是这根小木棍,完全被木无花用神魂之力控制。在一息之间,连击800多次,这力量轰得白甲帝节节败退。

毕竟,生命女王是全盛状态,而白甲帝之前的伤势还没好。这一次又伤,几次伤势一叠加,又被生命女王和韩非连击,当然讨不得好。

不过50余息,韩非连时光大道都没有用……按照正常情况,韩非还可以维持现在的巅峰状态50息。

就算时间到了,自己也可以用逆转时光之术,恢复战力巅峰。

韩非:“老元,何时出手?”

老乌龟:“等等,这片空间的能量有限,得将这片空间的能量全部消耗完。让他只能动用自己的储备力量。”

“呼~”

韩非大嘴一张,疯狂吞噬。

还以为老乌龟说的什么呢?不过就是这个而已。就自己现在这身板,整个神魔海的力量都塞给自己,那都尤显不够。

白甲帝见状,脸色大变。

却见他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只听他大喝一声:“贝化!”

那一刻,就看见整座神魔海的上空,都被一层白色阴影笼罩。

“哈哈哈……韩非,破坏神魔海禁制,那可曾想过?这里,才是我最终的底牌?这里,是我的本源海……”

“嘶~”

生命女王惊呼一声:“不好!我的力量在被封锁。”

就连韩非,都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竟然在磨灭自己的力量。

他感觉:自己的大道之力,或许撑不到50息了!最多10息,就要崩溃……

韩非脸色大变:“本源海?这玩意怎么搞?”

只听老乌龟道:“不要急。本皇说过,本源海中,虽然他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但不是绝对无敌的……这片空间,他可以无差别、无限制自由出手。但是,别忘了,本源海也是他的大道。断他的大道就行……的小葫芦,可以汲取我的大道,那肯定能对付这白甲帝。而且,即便在本源海,本皇也可以定住他的身形。只要他现身就可以了……”

韩非心头一动:“炼妖壶,给我吸……”

只看见韩非手腕处在发热,只感觉有澎湃的灵气,夹渣着少许的混沌之气,在钻入自己的身体。

果然,老乌龟对炼妖壶的体会,己极深!他知道炼妖壶,在这种情况下会出手。

生命女王诧异地看了韩非一眼,似乎在惊讶:韩非怎么在人家本源海里,还能如此疯狂的攫取力量?

“嗡~”

白甲帝心念一动,将韩非和木无花隔离开,他只是想打断韩非的吞能之举。但是,正如老乌龟说的,只要他现身,就是动手之机。

只听韩非大喝:“老元……”

“锁魂~”

“咔咔咔~”

十二道锁链,再次扣住白甲帝,使其定在半空。

说时迟,那时快,韩非一个闪烁,出现在白甲帝身前。神魂之力操控无尽水,钻入白甲帝的体内,逸散开来。

“叩天门!”

“天神刺。”

“拔刀,抽刀……”

“咔擦……轰隆!”

就看见阻挡韩非和木无花的屏障打开。

木无花那边,已经彻底变成了被绿色覆盖,蜿蜒交错的藤蔓,塞得满满都是。

一看这屏障打开,再见白甲帝被钉在虚空。木无花想都没想,手握长弓,一缕墨绿色的液体为箭:“凋零之箭。”

“嘭~”

就看见白甲帝体表一层如同薄膜般的甲壳,出现了腐朽的痕迹。

只听木无花喝道:“破甲已成,再破其肉身。”

韩非微愣:一看老乌龟的锁魂链开始“咯咯”响动,当即大喝一声:“爆!”

“轰隆~”

“咔擦!”

那一刻,只见神魔海,也就是白甲帝的本源海,布满裂痕。白甲帝的肉身,鲜血淋漓,身体被炸的千疮百孔。

一息时间,战局逆转,白甲帝奄奄一息,但尚有一口气在。

可最后那一刻,只见韩非眉心伸出一截小枝,扣住了这片空间。一用力,掏出了一枚贝壳虚影,拽回了韩非的眉心之中。

木无花错愕地盯着韩非的眉心看,而老乌龟则喝道:“快走,快走,他的大道被葫芦抢走了,他得本源海快崩溃了。”

韩非则一边以虚无之线扣住白甲帝,一边冲木无花大叫道:“快跑。”

“轰隆隆~”

水木天上空,覆盖整个水木天,一道血色大道横贯整片天空。天空,若被开辟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这一刻,白甲帝陨落。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