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整个凤家堡几乎人人自危,而墨家军又聚集到了城北,虽然表明上因为凤百折扣压了墨家的少夫人而按兵不动但也算是兵临城下,随时都会发起进攻了。

凤百折甚至有些后悔,抓了楚云瑶就仿佛抓了个烫手山芋,留在身边多了一份保障又多了一份危险。

但至少楚云瑶在手里,墨凌渊不敢轻举妄动,也能撑一段时间,等着宫家和司家的支援。

凤家堡里人人自危,谣言四起,恐惧已经深入人心,凤百折下令阻止谣言蔓延,可那些谣言已经蔓延到了军队里,一发不可收拾了。

凤家曾经做过的那些肮脏龌龊事情被人翻出来,如燎原的星火一般铺陈开。

凤家作孽太多,被冤死的鬼魂报复,气数已尽之类的话传的到处都是。

凤百折坐在十一面前,听到护卫报上来的这些话,气的摔了桌上的茶盏。

他一双厉眸阴沉沉的盯着十一,嗓音狠厉:“墨少夫人,也相信这世上有鬼?”

十一端坐在桌边,瞥了眼地上的碎瓷片,漫不经心的开口:“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比起鬼,人心可是可怕的多了。

否则,我也不可能无端端的到了凤公子的地盘上。”

清纯水果mm清澈大眼俏皮写真

她说完,狠狠的剜了身旁的云澈一眼,似乎对云澈有着天大的敌意。

凤百折的视线落在云澈身上:“云兄,以为该当如何?”

云澈把玩着手里的扇子,“流言止于智者,只要不以讹传讹便没事了,凤兄有没有想过抓几个造谣者,杀鸡儆猴?”

凤百折本有此意,但杀人这种心狠手辣的事情,一向都是凤千帆和他两个表哥堂哥背黑锅,“可父亲……”

云澈打断他的话,“凤兄真是宅心仁厚,如今凶手没有查出来,凤老家主又因为这些流言气的瘫痪在床榻上,您这么做也是为了凤老家主好……”

凤百折有了台阶正好借坡下驴,“如此,就依云兄之言。”

初冬的黄昏,日影残照,洒在萧肃的凤家堡,高高的斩首台上,刽子手斩落了十几个头颅,鲜血印着残阳,如一副恐怖的画一般镌刻在了斩首台下那些围观着的人心里。

鬼可怕,人也可怕,凤家人就如魔鬼一般的存在。

当晚,凤百折在正殿宴请“能人异士”,云澈和十一寻了个借口,在客房休息,懒得掺和这些人和事。

凤百折本以为做了这件事,今晚能睡个好觉,却没料到才到半夜时分,就被护卫叫醒了。

一直跟在他身边充当贴身小厮和护卫的心腹,死了!

死在了挂着头颅的斩首台上。

凤百折按着醉后剧痛的额角,满腔怒意的赶到了斩首台,深更半夜,斩首台周边却围了满满一圈人,那些人议论纷纷,看到凤百折到了后,全部噤了声,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黎明时分,晨曦第一束光亮破晓而出。

云三和云九携裹着一身凉意,脱了黑色衣衫,回了客房。

“小姐,消息传出去了,司守哲很快就会知晓司太太楚云茜去世的消息。”

“传递消息的司家护卫也半路拦截了下来。”

楚云瑶满意的点点头:“辛苦了,去休息一会吧,天亮后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们。”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