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结老人一进入李黛的识海,就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只见李黛的识海内,零星的闪着漂亮的碎光,触目所及之下,竟是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识海之广实乃他平身所见,他是魔修中的散修,却不是没有见识的魔修,见识了李黛神识的强大后就知道她识海不会小,他才勉强接受自己去夺舍一个女修,而他当时的情况也只能夺舍她,他的元神被异火烧得几乎溃散,根本坚持不住他逃离这里另外找一具有灵根的身体,而这洞中的国君们就算有灵根,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毕竟是凡间皇帝,天道平衡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人走上大道,成就大道,况且,就算不论那些,这些人的底子也被他坏得差不多了,至于身体成了肉泥的璇叶公主,魔结老人根本没有想过,她那失去元阴浑浊不堪的身体,灵根又没成形,他疯了才考虑她。

想来想去唯李黛最合适,他就忍受做几千年女人好了,待成就大道的那一天,再重塑成男人就是。

魔结老人想得很美好,待看清李黛识海的广阔时更是惊喜,有这么广阔的识海,足见李黛的潜力之大。

魔结老人加快了速度,来到了李黛识海的最深处,终于看见了那一团模糊有点人形纯净透明的元神,那元神的个头虽没他的大,却比他的凝实了不知多少倍,看着就可口诱人得很。

“哈哈哈……臭丫头,你也有今天!”魔结老人黑漆漆的元神发出狰狞的笑,也不知他干了什么,漫天的黑气朝李黛的元神涌去。

按理说魔结老人元婴的实力,元神也就普通元婴那么大是不可能将李黛这个元神达到了大乘期的人夺舍成功的,不过魔结老人却明知李黛既然神识强过自己恐怕元神也不会比自己弱还如此做,自然是有一定把握的,他有最大的底牌,加上魔修的魔气本来对修士就是一种克制,这才一试,听到李黛元神接触到黑气时发出的惨叫,魔结老人笑得更大声了。

李黛感觉到魔结老人闯入自己的识海就暗叫不好,正要做出反应之时,没想到他先快速一步出手了,一闯入识海就不断对着她放黑气,让她感觉头爆炸般的疼痛,黛那些黑墨至极的气作用在元神上时,李黛更有一种灵魂被炙烤融化的感觉,痛得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满地打滚,伴随着李黛脸抽痛扭曲的惨叫,魔结老人笑得更张狂了,似乎李黛的身体已经成了他的似的。

心心和丹田里的异火见此情况,都着急起来,一下子吵吵闹闹的争执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感觉主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倒时候还没被那老魔夺舍,恐怕也撑不住了。”骨灵冷火担忧道。

“那团黑气有问题!不是一般的魔气,倒是像魔之本源散发出来的,不要说修士,恐怕就是纯正的魔修都受不了。”心心声音沉沉道。

听了心心的话,几团异火包括渡业剑灵都沉默了下来,心情很凝重,它们虽然不懂魔气本源是个什么玩意儿,可毕竟是存在了那么多年的天地之灵,基本见识却是有的,凡是牵扯到本源上的东西,都是非常恐怖的,就如修士修炼的灵气本源是混沌一样。

“啊……”

高马尾美女白T热裤美腿置身花丛浅笑写真图片

又是李黛一身沙哑的惨叫,她整个人都痛得手指抓地,指甲扣断了血淋淋的,却丝毫不能减弱脑袋的痛苦,就是同她血脉灵魂契约的几只都感受到了那股刺入灵魂的疼痛,哪怕那疼痛不足李黛承受的十分之一,几团火包括心心,魔魔,渡业剑灵,还有空间里沉睡昏迷了的白白都忍不住抽搐起来。

感觉到李黛的气息再一次变弱,心理素质不好的魔魔惊恐的叫了起来,“不……我不要主人死!我要去救她!”当初虽然是它主动认李黛为主的,刚开始李黛并不喜欢它,甚至讨厌它,它不是感觉不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见李黛起它就喜欢她,特别的喜欢,靠近她有一种回到母亲怀抱的感觉,一种天然的依赖感,何况李黛对自己的灵宠并不差,哪怕最开始讨厌它的那段时间,白白和小凤有的灵丹灵药它一分也没少,虽然作为一只魔虫,它并不是那么爱吃灵丹,要是魔丹就更好了。

当然,这不能影响魔魔对李黛越来越依赖,越来越喜欢,李黛也由最开始对它的排斥讨厌慢慢接受了,开始亲近它了。

这个时候,它哪里能允许李黛在它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魔气本源对其他人或灵是致命的,它作为一只太古时期的魔虫却能勉强承受。

只是它的话一出,心心立刻反对了,“不行,且不说你只能缓解主人痛苦根本救不了她,若是因此丢了性命她会内疚一辈子的。”心心跟李黛的时间除了白白是最长的,它自然了解李黛,李黛是宁愿自己伤着也不愿意它们出事的,若是因为她而丢了性命,她怕是会疯,没看到白白小凤出事时她差点走火入魔的样子么,要不是后来知道白白会醒来,小凤也有活过来的希望,她恐怕都崩溃了。

诚然李黛很多时候是坚强的,但她最大的弱点就是对自己认可的人或物太重情重义,这一点之前差点爆发出来,知道原因的心心就不会允许它发生。

要知道它和李黛契约牵袢很深,她内心深处的一些想法它偶尔是能感受到的。

别看白白沉睡小凤消失这段时间李黛似乎恢复了平静,像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只有它能感受到她真心的笑容少了很多,心头更是如压了一块大石头般沉重。

综合上述原因,心心怎么会让魔魔去冒险。

“我就是死也不要主人死!”魔魔并不放弃,看着李黛疼的晕死了过去,整个人都还在抽搐,嘴边的血也大股大股的流,魔魔更是气愤的吼了出来,“枉费主人平时对你那么好,这个时候你不救她也就算了,还阻止我,果然是灵,没有心的家伙!”

魔魔无意的话不知戳到了心心哪个敏感点,它突然沉默了下来。

由于大家都是和李黛契约了的,多多少少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心心突然的伤心也让魔魔愣住了,不过它打住了几团火却不愿意放过它,作为同样天地之灵的异火,它们心里几乎都有一个愿望,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可这样的愿望对于灵来说要达到实在太难,几乎不可能实现,就是异火榜第一那家伙最多也只能形体化人,都不是真正的人,所以魔魔这句话可是捅了蚂蜂窝,立刻被怼了,最先开口的是红莲业火,它的话可是毫不客气,“哼,有心了不起,再有心你如今也是一只虫,主人讨厌的虫,你的心也是虫心,哪怕以后化成了人,那也是恶心的虫心!”的确,灵宠一类的成就大道,身体特征可以转换成人,可总有一些特征改不了,魔虫不能变的就是菱形的虫心,这是它们标志性的东西。

魔魔戳别人的痛处不知,红莲业火也是魔魔哪儿痛戳哪儿,明知道主人讨厌虫子本体,它偏偏要如此提,足以看得出它的毒舌了。

果然魔魔也被伤到了,情绪低落了好多。

红莲业火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渡业剑灵打断了。

“呵,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吵架,我看那老魔要把这丫头身体夺舍了,到时候大家就集体易主,挺好!”他不咸不淡的声音却是最强大了,硝烟立刻散了。

倒是祖焱罡火问,“你就不担心?”看那魔修的作为易了主对它们来说可是灾难,它们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如李黛那般对它们的人了,大家讨厌这魔修,自然有这个担心,没想到渡业剑灵那无所谓的样子,倒是让祖焱罡火诧异。

“担心什么?那老东西想控制我?做梦!我随时能离开!”

渡业剑这么一说,大家恍然大悟,对啊,渡业剑成长的本质就是吸收业障,如主人业障太多了它随时可以反噬将其吸干,离开也是早晚的事,自然不用担心了。

“没时间了,你们还是量力而行吧!能帮她拖延一会儿也好。”渡业剑突然道,说完化成一道流光进入了李黛识海。

异火们包括魔魔心心都愣了愣,本以为渡业剑说出那般话是不管主人死活的,没想到它却是第一个行动的人。

心心离不开自己的本体,没法进入李黛识海里,几团异火和魔魔却随着渡业剑跟了过去。

而此时的李黛情况相当的不好,那黑色魔气极致的浓欲,比她见过的任何一团魔气都浓重,她置身其中如在黑油里炸一样难受,而她也感觉自己的灵魂置身于漫天的黑火中,让她煎熬痛苦,以她能吸收魔气晦气的体质,本不该如此惨的,可这本源魔气作用在她灵魂上,能直接吸收将其转化太慢了,而且这魔气浓渡太高,短时间她根本吸不完。

也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而李黛识海内,一把插天巨剑直劈在了魔结老人头顶,让准备待魔气淡了之后夺舍李黛的他发出惊天惨叫,这一剑下去,魔结老人再也等不得了,扑到李黛神魂上啃咬起来。

李黛只看见漫天黑火中,一头怪兽要来吃她,忍着疼痛她费力的跑,可还是跑不过怪兽被追上了,当那血盆大口落下的时候,李黛终于爆发了,她‘啊’一声长叫魂体状的丹田位置竟闪烁出一个黑洞,那黑洞内似乎有一颗参天之树挺立着,那树已经有好几种颜色的分枝,其中那条黑色的分枝竟从她的丹田分了出来,接触到了外面。

李黛还没看见自己身体的状况就晕了过去。

那黑色的枝接触到外面的本源魔气,欢快吸收了起来,极致的兴奋,而且越吸收越快。

接触到李黛神魂的魔结老人看见这一幕惊呆了,他的灵魂飘出一刻黑色的种子,那种子竟发出了人的声音,无比的震惊惊喜又害怕“母,母树!”

听见它的声音,黑色枝干动了动,传递着莫名的情绪。

与此同时,准备出手的几团异火,魔魔,渡业剑看到了它们毕生难忘的一幕,只见李黛的神魂被突然出现的大树包裹起来,似沉睡在子宫里,那树各种颜色的枝干,红色,绿色,金色,黄色,黑色……还有些其颜色的芽包,组成了漂亮的一幅画,而那黑色枝干将李黛神魂上的本源魔气吸得干干净净,那魔源之种就是害李黛的东西也回到里面。

而外面,发生着同样的奇景,以李黛为中心,穿透石洞的外面,一颗神奇的参天之树普照大地,突然万物回春,那些各种灾害造成了的废墟残破一下子修复好了似的,在大树落下的水滴之下焕发生机。

就是天道见到这可雏形的树都哆嗦了起来,不敢冒头,看着那树却是充满了贪婪渴望。

而普通百姓并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以为神仙显灵,纷纷膜拜

施沅看着那散发着大仁无尽的的树,只有想拜一拜的冲动,心中的戾气也消散了,竟进入了顿悟。

而节西侠一群人看着奇景发出的地方,郝然是李黛的方向,都心里有了猜测。

纷纷膜拜,节西侠也感觉到李黛安了,冲着霞光中的树笑了。

而国君们虽不知李黛发生了什么,可她散发的气息快速的修复着他们的创伤,更是突然明悟了什么。

这般动静,不仅凡人惊动了,甚至魔兽森林对面的修真界也看到了漫天霞光,奇景壮大,高阶修士纷纷朝这边而来,显然是觉得那是有神宝出世才这么大动静。

且不说外面已经乱成了一片,这边李黛醒来魂神已达仙人之境,毫不犹豫的抓着老魔的灵魂吞了,这老魔要夺舍她,反过来给她当养料毫不含糊。

解决了老魔,李黛看着神识角落,手一抓,躲在桃花障里准备偷袭的璇叶公主被抓了出来,而实力还弱的桃花障被李黛也压制得死死的。

“啊……仙子饶命,饶命!”璇叶公主此时没有半点节操可言,立刻求饶,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恨。

李黛神魂本就敏感,如今更上一层楼如何感觉不到她的情绪,碍于她的私生活,李黛可没兴趣体会,何况凡人的灵魂她不屑拿来补充自己,手一捏,璇叶公主溃散彻底消失了。

几火魔魔包括渡业剑对李黛的做法都很满意,大家默契的没问树的事,但也猜到了些什么,这是李黛独特的修炼之道,那树的形状和丹田里那颗郝然一模一样,那些不同颜色的树干就等同于不同灵根了吧。

他们可记得李黛是有让一个五灵根的桑边变成单灵根的,其他灵根也成了树的原料,让各种颜色的鼓包长出来,就能吸收对应灵气了。

而那吸收本源魔气的黑色枝干,就是李黛本来的暗灵根形成的。

且不说那些,解决完一切,桃花障也看到了李黛的潜力想认它为主,对于这种太邪恶的东西李黛自然想毁灭,却被它一句话打住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