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依,出了什么事这么紧急!”秦宇匆匆来到星武商店,千依现在一脸凝重,在她面前有十个没有样貌只是人形的能量体,每个能量体的脑中有一小块金色的晶片,千依正在一一地“训话”。

不是用语言训话,而是用她的眼睛。每一个能量体站在她的面前十息,这十息之间秦宇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串串的序列无比迅速的送入那晶片之中。

突破生死境之后秦宇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是有了很大的突破,却没想到现在看着这飞速构建和传送的序列,他连数量都数不清。

连数都数不清就更别说他自己来构建和编排了,这就是大魂树和魂叶的区别,别人一息能凝树,他一息只能凝叶。就这个速度,秦宇觉得就是混尊都做不到,也难怪那些燃武时期的芯体掌控者会看低仙武时期的自己。

秦宇就在旁边看着千依忙,也不知道这十个能量体的作用是什么,百息之后,每个能量体的序列都传输完成,她的神色也有些疲倦。

“你做好准备,等会儿去阿尔萨斯域。”千依说道。

“去阿尔萨斯?”秦宇疑惑,阿尔萨斯域他每天都去,随时都在搬运晶石。就在千依叫他之前他都才刚刚回来。

“根据你每次拿回的本源晶石的组成序列的轻微变化推算,再过不久阿尔萨斯域可能会与另一颗无主芯体相遇,两者的时间线会出现重叠,并且会彼此影响。”千依严肃地说。

“另一颗芯体?那我要干嘛,阻止它们?”秦宇眨巴眨巴眼睛。

千依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能阻止还会在这里问吗,当两个无主芯体相互影响的时候,它们之间的序列也会出现串流的情况,一些固定的序列功能也会出现波动。”

“这次你过去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当两者相交,彼此序列串流的时候你要将从另一颗芯体串流到阿尔萨斯域的序列拿到。第二尽量试试能不能找到连通主心的方式方法,或者把可能的序列拿回来我分析分析。”

“额,可是千依,我的意识在那边….”

 清纯的初恋情人

秦宇有些头疼,他的意识在阿尔萨斯域受到的限制是很大的,连搬动东西都是靠着有H序列帮助才能完成。就这样他的意识消耗都是杯水车薪,根本负担不起。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给你找了十个身体。你面前这是个能量体的结构组成和你拿回来的阿尔萨斯域的本源晶石是一样的,所以在那边也能正常存在。”

“等会儿我会将你的意识分开放入十个能量体中,这样一来受到的限制就会大大减小。还有需要用到的芯体功能我都编排完成了,你自己看着用就行。”千依说道。

“还可以分割意识?那岂不是分身术?”秦宇说道,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要真是那样那么到底哪个才是自己岂不是自己都分不清了

“你自己体验体验就知道了,这次是你第一次到芯体上,所以要多多留意,汲取经验。我还要收拾你那能量熔炉里的东西,那么饱和的能量百分之八十都浪费了。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千依说道。

“千依….”秦宇欲言又止。

“怎么?”千依奇怪地看着他。

“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休息,或者你可以去其他商店逛逛,不要这么劳累。找个人说说话,再不行找个男朋友也是可以的。”秦宇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他心中很感激千依,自从芯体主心替换之后她恐怕就没有闲过,这一点从以前和最近的对比就能知道。以前她在商店中还会调侃自己,现在几乎她都不在商店中了,找也找不到。偶尔见一次也是匆忙的就离开,而且每次见她都能感觉到她的忙碌和疲惫,秦宇都觉得心疼不忍。

最主要的是他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每每看到千依这般辛劳他就觉得过意不去,想补偿补偿又不知道她的喜好是什么。

千依先是一愣,旋即流露出了妩媚的笑容说道:“男朋友?好啊,那就你怎么样~”

说完她便向前走了两步,秦宇连忙后退,这熟悉的口吻已经是好久没有了。

“总之你也要休闲休闲,不要整天忙就行了。好了,送我去阿尔萨斯吧。”秦宇赶忙岔开话题。

“不忙怎么行,你天天在外面玩命,迟早有一天把我也搭进去,我当然要给自己准备好后路。”千依笑着说,自从那次秦宇留下了她的一份信息序列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感觉又回到了一开始两人刚认识接触的时候。

“我也不想啊,可是不玩命命早没了。”秦宇知道她是在调侃自己。

“这次去阿尔萨斯你也要给我小心点,芯体串流可大可小,而且什么样的不确定事件都可能会发生。情况不对就回来,不必勉强,就算拿不到什么序列我也能慢慢推算出来。”千依说道。

秦宇只是点头没有说话,千依又交代了一些其他事情,然后就将秦宇的意识以芯体分割成十块,每一块分别藏在一个能量体中。 这期间会有短暂的意识昏暗,秦宇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

说是意识分割,实际在感觉中头还是头,脚还是脚的,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直到意识逐渐清明,一阵阵身体撕裂的痛苦从意识各处传来,这感觉就好像被五马分尸了一样。

还没有睁开眼睛,他就感觉手脚脑袋和身体其他各处都分家了,这已经不是被大卸八块了,而是被大卸了十块。想动脚脚没了,在意识里直接没了。想动手也发现只能耸动肩膀却没有手臂。

想要扭头扭腰而这些意识的零部件都没了,现在他的意识就像被嵌进了木桩里,除了有个地方寄居,其他什么东西零件也没有。

以前无论

是路露嘉的蛇皇咒印还是其他的意识折磨,那都是建立在意识完整的基础上,他都能挨过来。可是现在像这种直接将意识撕成几块,这种痛楚无法用语言形容。

秦宇在这种撕裂之中足足沉寂了几百息,这段时间脑中空空什么也没有,甚至痛到不知痛为痛。数百息之后随着意识在痛苦中消磨了,这痛也没有那么撕心裂肺了,秦宇的脑子才稍微的开始正常起步运作。

稍微正常那么一丢丢,秦宇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调用千依准备好的魂序列中的单独功能组——离魂。

离魂是专门针对意识离开芯体去到其他无主芯体时使用的魂序列功能组,当离魂开启时,这种痛楚就稍稍微微地减缓了一些。并且在意识中他也稍微感觉到了手脚和其他几块,只是这感觉很模糊,因为从原理上来说将它们连在一起的已经不是意识本身,而是星魂序列了。

虽然疼得咬牙,但秦宇还是觉得很奇特的,一般人想要把意识撕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身体先分开,并且被分开的部分意识是直接失去,没人像他一样还能感觉到的。

过了好一会儿秦宇才适应这种感觉,然后当他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了。他一睁眼,十个能量体脑中的晶片就开始运作,首先同时进入脑海的是十个能量体看到的十幅不同的画面。再接着就是那种视觉感造成的冲击让他的意识差点卡壳。

这不是一心十用,而是一意十心。脑袋那块意识寄居的身体还算正常,目之所视与平常无异。可是其他地方就不同了,那种视觉感无比的别扭。

就拿脚来说,在感觉里他是站着的,脚着地的。但实际上真正站着的是两个能量体。也就是说我感觉是脚的东西它是两个人形能量体,我感觉是手的东西它也是两个能量体,就站在自己旁边。

在意识里他是他自己,没问题。实际呈现出来的是每块意识是一个能量体,而且它们都还有各自的手脚和视觉感官。

这就导致秦宇想要和平常一样走路,可是他迈出左脚的时候脑袋寄居的那个能量体没有动,而是左边左脚寄居的那个身体直接摔倒,它也没有动它的脚,而是直接摔倒。于是秦宇脑海中就多了一组摔倒的画面。

紧接着由于脚摔倒了,意识感觉中是左脚失足了,所以下意识调整身体,结果他的身体也不是脑袋所在的那个身体,因此身体意识所在的能量体又歪斜摔倒,接着整个意识摔跤,使得十个能量体摔做一团。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不堪,原因就在于秦宇想挪动的是自己意识的某个部分,但实际上这没个部分都有自己的手脚,所以这种不协调感导致十个能量体在地上一直蠕动就是站不起来。加上每个能量体的视觉画面不同,这些画面同时传到脑中混乱如麻,他差点没有被烦死。

()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