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洞穴竟是天然而成,姚泽信步前行,很快就发现此处有着不少分支,而且每一个洞口处都有着禁制封印,有的禁制已经毁去,而大部分还散发着隐约异芒,依旧威力不小的样子。

   他略一迟疑,就随意挑着一处禁制已然破解的通道前行,目光不时地扫过,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就在他刚拐过一个转弯,黑雾涌动,腥臭气息扑鼻,一头面目狰狞的怪物从黑雾中冲出,獠牙毕露,一个闪动下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张闪烁着森然寒光的利爪已经当头抓落。

   姚泽似乎被吓呆了,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怪物的双目猩红,充斥着杀戮嗜血,眼见着利爪一抓而下,身形竟似一团雾气般,凭空溃散了。

   怪物猩红的双目明显愣了一下,刺耳的破空爆鸣声起,黑雾一阵翻滚,一只拳头已经砸在了此妖的胸前。

   “轰”的一声,一团飓风裹着黑雾呼啸远去,那头怪物也被砸成了虚无,化作黑雾不见了踪迹。

   “地魔猿?”

   姚泽有些诧异地低语着,地魔猿乃冥界之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幕让他想起魔鬼禁地中那些生灵,同样都是冥界生灵,两者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谁知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接二连三的,他竟遇到了十几头这样的怪物,每一头都有着魔王后期的修为,一时间让他愈发疑惑。

   比蒙真灵之穴绝无可能生出冥界之物,或者此地只是一处诡异的阴脉之地,才孕育出地魔猿,如果真是这样,小七此时的情形只怕极为不妙。

   当即他不再迟疑,周身精芒大放下,遁速化作一道闪电,一闪即逝地就消失在通道中,再出现时已经在百丈之外的另外一处洞穴中,再遇到那些地魔猿时,或避或灭,绝不耽搁半分,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已经前行了数十万里。

   冬日暖暖星光少女温暖迷人私房照

   “不对!”

   他的身形一顿,眉头紧锁着,如果真的是座迷宫,自己也已经找寻一遍了,看来此地是处庞大的禁制,还极为神妙的样子,看似自己并没有经过重复的通道,可实际上一直在绕着不同的圈子……

   心念及此,他的脸上有些凝重,目光在身旁的岩壁上扫过,略一沉吟,嘴角微微上扬。

   这些禁制不知道上古哪位大人物所设,玄妙神奇,可想来不会在这岩壁石头中同样摆设吧?

   当即他双目一眯地,口中暴喝一声,单拳朝前疾捣而去。

   呼啸声乍起,通道内黑雾一阵翻滚,一只丈许大小的巨大光拳凭空显现,并朝着岩壁狠狠砸落。

   “轰!”

   烟雾弥漫,碎石横飞,地动山摇,十余丈厚的岩壁被一拳砸通,一个巨大的洞口豁然在目,姚泽微微一笑,脚步一抬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一个数十丈大小的空地上。

   “咦?”

   他还没有来及打量四周,耳边就传来一道惊疑的声音,心中也是一凛,忙循声望去,瞳孔却是一缩。

   绿雾缭绕中,一个寸许高的小人正瞪着一对小眼睛,惊疑地望了过来。

   “圣婴体!还是位圣真人修士!”

   即便修士曾经圣真人后,元婴淬炼转化元神后,可以单独存活于世,而不必担心元气泄露,可谁也不会随意舍弃肉 身,毕竟单凭防御而言,圣婴体是没什么防御能力的。

   这位大人此举何意?

   等他目光扫过下方的绿雾时,心中再次一动。

   雾气环绕中,一道绿袍身影正闭目端坐在那里,手中举着一个青色玉瓶,一动不动的,头顶处天门大开,看其面目竟和这小人有几分相似。

   难道对方正在修炼什么秘术,圣婴出窍?

   这位惊魂未定的小人正是绿袍老者,在其得到那滴精血之后,迫不及待地觅地炼化起来。

   正如那位猿灵大人所言,一旦炼化此滴精血,完全可以晋级中期!

   谁知在他刚吞下那精血之时,意外却发生了。

   “轰”的一下,体内真元竟瞬间狂暴起来,刚开始还以为精血内能量太过磅礴,自己一时间无法消化,忙竭力运转法诀引导,可下一刻他就察觉到不妙。

   经脉内真元竟失去了控制!

   一时间他惊慌失措,不过此人也苦修无数岁月,当即施展了秘法,连续在胸腹间点下数道禁制,狂暴的真元压制了下来,可吞服的那滴精血完全不受约束,径直沿着经脉,朝着头颅冲来。

   如果识海受损,自己完全有可能变成白痴!

   惊恐之下,他急忙舍弃了肉 身,圣婴出窍,这才发现,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肉 身竟已经失去了联系!

   这种诡异的情形完全出乎其预料,怎么看都和夺舍有几分相似,如果不是自己当机立断,现在说不定已经失去了自我……

   就在他惊魂未定之际,“轰”的一声巨响,飓风扫过,碎石乱飞,广场上冲进来一道身影,多出一位龅牙男来,正是姚泽见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

   “阁下是谁?”此时老者正气急败坏,小眼睛一翻,阴森森地问道。

   姚泽眉头一皱下,寻找小七要紧,也不想多生事端,微一点头,“哦,打扰了……”

   朝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离开,那绿袍老者似乎想起来什么,急忙尖声叫道:“站住!你是不是魔意门弟子,还是那女子的师尊?”

   “正是,大人见过我那弟子?”姚泽闻言,身形一顿,有些奇怪地转过头。

   “哈哈,果真是你,今天老夫心情不好,你就自认倒霉吧……”

   那小人尖声笑着,绿光一闪下,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姚泽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位竟如疯子一般,无端地就要动手,面对一位圣真人修士,即便对方没有了肉 身,他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单手在身前一点,黑芒一闪,圣邪剑散发着阴寒气息,对着虚空狠狠劈落。

   “砰”的一声闷响,身前的虚空一阵扭曲,那道小人甫一现身,就暴闪而退,一对小眼睛中闪过惊疑神色。

   不过下一刻,此人目中凶光一闪,二话不说地单手在身前一抓,一块银色圆镜就出现在掌中,随着手指在境面上一点,银镜蓦地发出阵阵嗡鸣之声,斗大的符文漂浮而起。

   姚泽只看的瞳孔一缩,那银色圆镜上面符文密布,古朴气息十足,肯定是件上古异宝,威能根本不容怀疑,右手疾探,拇指处黑芒骤闪,黑碑呼啸着旋转飞出。

   就在这一刻,银光蓦地一闪,虚空似乎跟着扭曲折皱了,一道粗大光柱闪烁即至,刚好迎着黑碑,撞在了一起。

   “轰!”

   黑芒银光交织在一起,发出刺目光华,巨响过处,空间波动蔓延,凭空生出一股飓风呼啸远去。

   小人只是惊讶地望了一眼,狞笑一声,“看来你就是想求速死了。”

   随着话音未落,绿光一闪下,小人就消失不见,而漂浮在空中的银色圆镜表面绿芒狂闪,一个模糊后,竟在绿芒中显现而出一张青瓜鬼脸,豆粒大小的眼珠一转,口中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声,一切看起来极为诡异。

   姚泽见状,也觉得难以置信,身形一晃下,就消失在原地。

   “此时再想走,不是太晚了吗……”

   银镜中,那鬼脸狞笑一声,耀目的绿光从镜面上猛然发出,无数的符文涌动,将这片空间都遮住笼罩,十几丈外,黑影一闪下,姚泽一步踏出,脸色跟着难看起来。

   这些绿光如此诡异,身形被其笼罩,一时间只觉得举步维艰,竟似身陷泥潭之中。

   银镜竟有着束缚困敌的玄妙作用,和界域完全不同,想要摆脱,除非毁去此物,可那小人又和此宝化为一体,不分彼此……

   怪笑声中,银镜朝着这边微一晃动,刺目的绿色光柱从中一喷而出,“轰隆隆”一声巨响。

   姚泽右手一抬,黑碑呼啸着挡在了身前,却慢了一步,那道光柱一闪即逝地击在了左肩之上,他的身形一晃下,脸上忍不住一白,低头望去,衣衫处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

   “咦,有意思,难怪你有些胆量,法体双修……”

   银镜中的鬼脸露出讶然之色,下一刻心中砰然而动。

   他自己的那具肉 身已经失去了联系,眼下却有更好的肉 身送送上门来,岂不是自己的机缘到了?

   此时再看对方的肉 身,表面温润晶莹,有莹光流溢,隐约可见骨骼莹光外放,明显是肉 身接近大成模样,一时间他越看,心中越是喜欢。

   而姚泽深吸了口气,双拳一扬,绿光笼罩下,诡异的漩涡在双拳下凭空生出,四周的空气竟诡异地变得至寒炙热起来。

   下一刻,随着双**替击出,顿时空中响起密集的“嗤嗤”爆鸣声,绿光之中,呼啸声起,一黑一白两团气息携带着至寒炙热,交织蔓延。

   这一瞬,原本沉浸幻想中的老者立刻察觉一道令人恐怖的杀机死死地锁定了自己,顿时如梦初醒,尖叫一声,漂浮在半空的银镜骤然狂闪,无数根纤细银丝从中狂涌而出,密密麻麻地,如同一张巨网冲着前方一罩而落。

   呼吸之间,黑白双鱼首尾相交,似羽如山,诡异无比,和那些银丝甫一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爆炸开来。

   地动山摇!

   剧烈的空间波动中,“兹拉”声大起,无数银丝似薄冰遇到了骄阳,急速收缩,而漂浮在空中的银色圆镜也“嗤”的一声,表面凭空多出无数道裂痕来。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