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门口一路前进,整座过程,充满着荒凉的气息,时不时拂过阵阵微风,带着一种苍凉的气息。

不多时,凌峰三人便来到了一处废弃的药园之中,虽然周围的建筑基本上都已经变成了废墟,而灵药园基本上也变成了杂草园,但是在那些高大的杂草掩埋之下,仍然会有一些珍稀的灵植出现。

凌峰快步进入药园之中,矮身下来,轻轻捻起一些土壤,放在鼻翼前轻轻嗅了嗅,顿时露出一丝微笑,“还好此处的聚灵法阵,经过一段时间的灵气积累之后,又自行开始运转。土壤之中的灵气,足够培养出天级灵药了!”

努了努嘴,凌峰直接把紫锋放了出来,这家伙不是喜欢刨地皮嘛,现在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哇咔咔!”

紫锋看到眼前一座偌大的灵药园,眼前顿时亮起了星星,二话不说,又开始了它的刨坑大业。

至于凌峰和拓跋烟几人,倒是没有和紫锋那般,而是选择了和紫锋相反的方向,开始搜索一些看得上眼的灵植。

“地级三品灵药,七星蕴灵花!”

“地级七品灵药,烈日金锦葵!”

“……”

凭着无限视界的能力,凌峰很快就在那茂密的杂草丛中,寻获了一株一株珍贵的灵植,这些灵药,大多都是外界早已绝种,别说是燕苍天的灵药园,就是在炼丹师工会之中,也大多都没有存货了。

而凌峰只需将这些灵植移栽到自己的五行天宫之中,不出几年,就可以培养出大量的珍稀灵药!

文艺气质美女眉目如画清纯写真

不论是拿去拍卖,亦或是用于炼丹,其价值都无法估量。

就在这时,凌峰忽然听到一阵无比兴奋的叫声,伴随着那几乎与人齐高的杂草扑簌簌的抖动声,似乎有什么人在往这边靠近!

“哇!地级灵药!”

“天呐,这是天级灵药啊!哈哈哈,发达了!”

“封少,盈盈,快过来看呐,我居然找到了一株血玉阳泉花!这可是连死人都能救回来的好东西啊!”

凌峰循声看去,因为在神魔战场之内,神识感应受到了极大地压制,所以根本难以察觉到远处的情况,若非那人嗓门太大,自己恐怕还无法发现在这灵药园之中,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血玉阳泉花!”封岩身影一闪,掠至那黄凯旋的身旁,望着杂草丛中的一朵金光闪闪的灵花,咧嘴笑了笑,“黄胖子,别看你修为不算如何,不过在寻宝这方面,倒是咱们天圣帝国宗派界的一朵奇葩啊!”

“那是自然!”黄凯旋一拍胸口,旋即反应过来,“不是,封少,您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呐!”

“自然是夸你!”蓝盈盈抿嘴娇笑了一阵,也快步走上前来。

封岩催动元力,正准备出手将那血玉阳泉花摄拿回来,却听一声清啸,从前方不远处的地方传来!

“等一下!”

这声清啸,自然是凌峰所发!

“嗯?”

封岩抬头看向前方,微微一愣,下一刻,就见一道身影,冲散周围的杂草,大大方方的走到了三人的面前。

“血玉阳泉花,不是这么拿的。”凌峰在几人十步开外,站定下来,微微摇头道:“血玉阳泉花,虽是天级灵药,但一旦被武者体内的真气或者元气所沾染,立刻就会枯萎。”

身为一名医者,凌峰自然不忍心看到这样一株灵药,就这样被常人的无知而毁坏。

“不是……”那黄胖子一脸错愕的看着凌峰,不可思议道:“你……你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看到黄胖子一脸吃瘪的模样,一旁的蓝盈盈忍不住抿嘴笑道:“我说黄胖子,你不是说你的寻龙术天下第一嘛,怎么好像有人比咱们还早来到皇极门的遗迹啊?”

“嗯哼……”黄胖子一张老脸变成了猪肝色,咬牙道:“这……这只是个意外,兴许这家伙运气好,从外界传送进来的时候,正巧就在这处遗迹的不远处呢!”

还不等他的话说完,接着,又是两名倾国绝色的女子,朝着凌峰这边飞身而来。

方才凌峰那一声清啸,显然也惊动了拓跋烟和慕芊雪,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队……队友来的!”黄胖子的脸,越来越黑。

“喂,凌将军,哈哈哈……我们又见面了!”

这时候,来自沧澜剑宗的那三名天才,也终于赶了上来,看到凌峰在灵药园中采摘,自然要先和他打个招呼,免得被这尊煞神给拆了蛋蛋。

“……”

这一次,黄胖子彻底绷不住那张老脸了,亏他还自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找到上古皇极门遗迹的,结果……

如果此刻地面上有一道地缝的话,他一定会钻进去的!

那沧澜剑宗的丁鹏一行人走得近了,才发现原来还有来自其他帝国的天才,顿时停住了脚步,远远地缩在凌峰三人的身后,若是打起来,情况不妙的话,他们立刻撒丫子就跑。

“看来,人不少么!”

封岩剑眉一扬,倒是并没有对这些不速之客痛下杀手的意思,只是看着凌峰,淡淡道:“在下封岩,来自天圣帝国,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天白帝国,凌峰。”凌峰迎着那封岩的目光,一脸平静地说道。

从封岩的身上,他可以感受到一股十分恐怖的威慑力,此人的实力,绝对不会比晏惊鸿差什么,甚至,更胜一筹!

不过,他的年龄确实比晏惊鸿大了一些,论天赋,晏惊鸿还是自己见过的最强之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原来是天白帝国的朋友。”在凌峰打量封岩的同时,封岩也同时在打量凌峰几人。

在他看来,凌峰似乎完平平无奇,几乎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甚至连修为,似乎也只是堪堪达到五十脉门的样子,可是就是这样的“庸才”,居然不惧自己的气势,而且身旁那两个看起来都非同一般的女子,似乎隐隐都以他为首。

此人,不简单呐!

封岩淡淡一笑,朝凌峰抱拳一礼,“方才凌兄说,这血玉阳泉花,不可用真气摄拿,关于这一点,在下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知凌兄可否详细说来,替在下解惑答疑。”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