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人飞退出去数丈距离之后,那古剑上面的符文光芒,再次恐怖的向着两人射了过来。

林昊已经察觉到那符文力量的强大,所以此刻也不敢有一点大意!

“你留在这里,我去对付他们。”

对着宋佳怡说完,林昊身子一闪,朝着那光芒飞射过去。

符文好似有灵性,在林昊身子飞射过来之后,那些可怕的光芒部飞射向林昊。

林昊运转体内的十一座道台,一股股轰鸣从气府之中传出,然后一个金色的防御盾蓦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防御盾乃是林昊用灵力真元所幻化,此刻在那些符文光芒射来之后,顿时传来了“砰砰砰”的巨响声音。

挡住了。

在林昊挡住那些光芒之后,他甩手弹出两个火球术!

偌大的火球飞射向那古剑!

隆隆!

爆炸响起,但那八把镇魔古剑,却没有丝毫影响!

清纯美女平刘海日常写真画风唯美迷人

“该死,这古剑怎么会如此的强大?”

林昊一边惊衬,一边再度施展出自己的“血煞刀”。

唰唰唰!

连续十几刀斩出!

四周的空间部是林昊的血色刀芒!

这恐怖的血色刀芒,即便是面对金丹中期的强者,对方也会重伤!

可奇怪的是,这些古剑却被刀芒斩过之后,没有丝毫损毁的迹象。

“艹!”

“这也太难对付了吧?”

正在林昊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古剑符文突然不亮了!

“咦?难道它们停了?”

刚这样想,突然轰隆一声,那本来插在地上的八把古剑,部飞射出来!

在这八剑部飞出的一瞬间,整个空间瞬间弥漫出一股强大到让人窒息的恐怖剑意。

“糟了!这玩意好似疯了!”

林昊在感受到那八把古剑传来堪比元婴修为的剑意时候,顿时心里有些发慌!

这八把古剑镇压这“囚魔塔”,其本身的力量就堪比元婴!

此刻部飞出,顿时一股压迫之感朝着林昊涌来。

林昊身子一闪,就赶紧后退。

可那八把古剑却笔直朝着林昊飞射而来,其浑厚剑意似乎要刺破空气……

林昊赶紧挥舞血煞刀,同时弹出火球术,想要阻挡那八把古剑,可是,他的术法对于这八把古剑来讲,好似部无用,八把古剑带着滔天杀气,好似誓要杀死林昊似的。

眼看就在危机时刻,突然后面的宋佳怡道:“我来助你!”

宋佳怡身子一闪飞射过来,而再看她的眉心之处,出现了一朵红色血莲花印,不知何时,她已经再度吞服了一粒“解印丹”,她竟然再次施展出了宋家的“秘术!”

“这傻瓜,怎么又施展出血莲咒印了?”

“她难道不知,如此这样的吞服解印丹,会极大伤害身体么?”林昊心疼的望着宋佳怡想着。

但宋佳怡此刻顾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想帮林昊。

在她飞射过来之后,她玉指捏动印法,一朵血色莲花蓦然出现。

血莲咒印!

当这血莲咒印一出现的瞬间,八把古剑同时在空中一滞,好似也察觉到了那这血莲咒印的恐怖。

只见八剑突然旋转,而后融合为一,变成了一把擎天巨剑。

这巨剑带着毁灭之意,直接刺向宋佳怡的血色莲花。

轰隆一声!

血莲花被古剑刺中,发出滔天巨响,一股股血气崩碎,最后那朵雪莲花直接炸裂!紧接着宋佳怡身子被直接震飞出去,她好似无法承受这力量,在身体飞出去的刹那,嘴里连续狂喷三口血液。

“佳怡!”

林昊大惊之下,赶紧飞过去将宋佳怡被抱在了怀里!

可惜宋佳怡此刻已经晕死过去,她的俏脸惨白,嘴角还沾着血迹。

望着宋佳怡被一下子震晕死过去,林昊彻底怒了。

“妈的,今天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

一声怒吼,林好身子蓦然化作一道光芒飞射向那古剑。

古剑散发出滔天剑意,光芒一闪,数道无形剑气飞射向林昊。

林昊伸手祭出一个护盾他,同时左手在胸前一抹:“青元剑芒!”

嗤啦一声!

数百道青色的剑刃部出现在林昊面前!

且在这青色剑刃上面,还攀附着一道道紫色的雷电!

那雷电,正是之前林昊吸收的那道天雷!

自从林昊将天雷与青元剑诀融合为一,他还从未施展过!现在,终于他施展出了出来。

“去!”

朝着那巨剑一指,数百道带着天雷的青色剑刃,如同密雨一般飞射向那把擎天巨剑!

铛铛裆!

青色剑刃击在那把擎天巨剑上,瞬间的粉碎。

而那擎天巨剑上面也被林昊的青元剑芒给斩的露出一道道残缺裂口。

“还不碎?”林昊惊骇道。

本以为自己施展出“青元剑诀”可以破掉这把镇魔的巨剑!

可没想到,自己的剑刃竟然部粉碎了。

就在林昊郁闷,准备再度施展出“青元剑诀”对付这擎天巨剑的时候,忽然剑狱底部的囚魔塔内,猛然发出一声怒声咆哮!

这声音滚滚,在一出现,瞬间震得林昊血气沸腾……

这……

这……

这声音简直是“元婴后期”的修为!!

在这声音出现的同时,那把镇魔古剑,突然剑锋一转,死死的对着那囚魔塔,好似在害怕那囚魔塔里边的老魔似的。

“别以为压制我这么多年,我就不能对付你!劝你一句,立即放开这两个小辈!否则,老夫虽然只剩下一缕魂,也能将道灵毁掉!”

那可怕的声音在传出之后,那把镇魔古剑上面散发出嗡嗡颤鸣,好似害怕一般似的。

“还不滚?”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镇魔古剑突然害怕了,它“嗡”一声,然后剑刃朝下,直接飞入地底里边,消失无踪!

林昊则心底狂震了一下,眼睛谨慎望着那座剑狱之内的“囚魔塔”。

“既然都已来了,还不下来么?”

突然那囚魔塔内,传出了声音。

林昊当然知道这声音是对着他说的,他看了一眼那囚魔塔,而后道:“好的前辈。”

说完,他走过去将昏迷的宋佳怡给抱起,然后朝着囚魔塔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八角囚魔塔,没有了镇魔古剑的压制,其里边强大的气息直冲云霄。

当林昊抱着昏迷的宋佳怡走到囚魔塔下面的时候,他看到在囚魔塔里边有着一尊巨大的石棺,石棺四周有着八道精钢铁索锁着,在石棺里边,则是一具早已经残缺的骸骨!

骸骨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其骸骨没有双腿,只有上半身!

望着这骸骨,林昊心里狂震了一下。

“难道,刚才说话的就是他??”

就在林昊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那道声音从石棺之中传了出来。

“她,怎么样了?”

林昊被问,赶紧道:“我已经给她服下了赤阳丹,应该不会有大碍!”

“很好!”

“为何突然来剑狱找我?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正元剑宗禁地?”石棺内再次道。

林昊一怔,开口对着石棺道:“敢问前辈,可是莫阳老祖?”

那声音没有回应!

过了许久才道:“莫阳在三百年前就已死,剩余的只是一缕废弃的残魂而已!”

林昊心里一听,便明悟过来!想必这眼前的莫阳老祖不想承认自己的“莫阳”的身份,故而才如此说吧。

“前辈,其实是佳怡特意要来找你的,我只不过是陪她来而已。”林昊开口道。

在他说出 这句话之后,那声音沉寂了一会,而后叹息道:“这个傻孩子……为何要来见我?哎!”

“我听佳怡说 ,前辈生前像是父亲一样照顾她,所以佳怡不忘初心。”林昊道。

那声音幽幽道:“不忘初心?不忘又如何?忘了又如何?我终究已死,剩余这点魂魄,马上也要消散了。”

听到他这么说,林昊不仅有些同情。

正待林昊想要问话的时候,突然那声音道:“那把剑,怎么会在你身上?”

在他说出口的一刹那间,咻的一声,突然林昊储物戒指之中的那把“魔剑”好似受到什么指引一般,竟然自动的冒了出来。

魔剑在自动出现的时候,一下子飞射到那石棺那里,然后嗡嗡鸣响起来。

像是在……哭!!

“小东西,哭什么?老夫都已经成了这样,你至于么?”那声音突然感慨道。

魔剑继续嗡嗡的颤鸣。

“好了!别伤心了!我的道,已经走完!连这点魂,都快要消失了!”

“我本以为,你会永远留在万剑山上,受万剑膜拜,没想到你还能寻得其主,不错不错!”那声音对着魔剑感慨道。

“既然你已寻新主,那就以后好好侍奉他,可明白?”

魔剑微微回应。

“你,叫什么?”突然那道声音对着林昊问。

“晚辈林昊。”

“不错,能继承我的剑,说明你已登山了万剑山的峰顶,千百年来,无数弟子登峰,从未有人登顶,你是除我之外第二人!!希望你能配得上它!”那声音再次道。

林昊道:“晚辈定不让前辈失望。”

“剑宗现在如何了?我师兄他们还好么?”突然那声音幽幽道,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感叹。

林昊知道他说的自然就是掌门、还有枯荣、以及青元等人。

于是道:“掌门等人很好!”

“苍暮峰呢?”他继续问。

“苍暮峰一切照旧。”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