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嘴滑舌!”桑迁心中冷笑,这家伙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撩拨人家姑娘。

不过谢小姐名门闺秀,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市井手……手段了。

此时他已经看到了谢道韫那娇羞的模样,桑迁心中更不爽了,这些女人怎么回事,难道女人都喜欢这一套么?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412!

祖安有些意外,这冷不丁冒出的愤怒值是怎么回事,嫉妒我比你受欢迎么?

不过他丝毫不在意,甚至巴不得这些愤怒值多来点。

“不知道祖公子想和我们讲什么道理?”桑弘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些红袍军,大致估算着他们的数量。

“之前桑迁这家伙伤得像条死狗一样。”祖安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看了桑迁一眼。

“死狗?”桑迁气得都想拔刀了,可惜他拔了几次都没找到配刀在哪里,这才想起今天大婚,身上又怎么可能带兵器。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666!

桑弘急忙伸手按住他,免得他一时冲动坏了大事。

祖安接着说道:“是你求我帮你救他,为此还答应了我很多条件,其中就有不再和楚家为敌,不再对付楚家,对不对?”

清甜可人草莓女生暖系写真

桑弘微微一笑:“我想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素来敬佩明月公的人品,和楚家关系也良好,怎么会刻意对付楚家呢?”

周围的人一个个脸色古怪,心想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就是啊。

看着桑弘满面笑容,仿佛一个老好人一般,祖安暗骂一声老狐狸:“桑大人再巧舌如簧也无法改变当初的许诺,毕竟当初是立过誓的,你出尔反尔,难道就不怕遭受天谴么?”

桑弘也收起了笑容:“不错,我的确答应过类似的条件,而且我也做到了,并没有食言。”

“没有食言?”祖安怒了,“那现在来调查的柳耀和那些禁军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查到了是当初你收买了楚铁生,从他手里拿到了楚家的账本,然后以此诬陷楚家!”

他一直很奇怪,桑弘违背了誓言,为什么没有受到天谴。

要知道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不止一个人跟他说过契约誓言的事情。

所有人都对此讳莫如深,都忌惮所谓的天谴。

那为何桑弘没有被天谴呢?

他不知道天谴的机制是什么,估摸着难道要自己戳破他的阴谋,让世人都知道,上天就能降下惩罚了?

所以这才是他今天大张旗鼓过来的目的。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一片哗然,虽然在明月城高层中大家都知道桑家楚家之争,但大多数中下层的家族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如今听到这些,一个个又是震惊又是兴奋,都等着看桑家会有什么样的回应。

看了这么多大戏,今天这场婚礼参加得不亏啊。

桑弘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惶或者愤怒,只是语气平淡地答道:“你自己算算楚铁生偷取你们的账本是什么时间,你给迁儿送药又是什么时间。当时我是答应了之后不再针对楚家,这些天我也做到了,一直都是在筹备犬子的婚事而已。至于这次卫将军来调查楚家,是楚家管家之子为父报仇所以向朝廷举报,和我并没有关系。”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有关系,也是在我立誓之前发生的事情,和我的誓言并不冲突。”

说到后来桑弘脸上多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仿佛在说跟我斗,小样你还嫩了点。

祖安顿时傻眼了:我凑,还能这样?

桑弘似笑非笑地看着祖安:“祖公子满意这个回答么?”

祖安脸色阴晴变化,良久后叹了一口气:“桑大人老谋深算,真是让我佩服。”

“祖公子过奖了,你现在还年轻,以你的聪明才智,假以时日,将来前途必不可限量。”桑弘说道。

一旁的谢道韫有些意外,她从对方的话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欣赏之意,难道这是要拉拢他么?

只不过祖安听来心中却不是滋味,这摆明了说他年轻缺经验嘛。

想到自己素来自诩机智,一直在给别人挖坑,没想到却上了对方的大当。

抛开敌我双方的立场,他都有些佩服桑弘了,老谋深算,出手快很准,偌大的楚家,被他一套组合拳下来,直接到了覆灭的边缘。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既然误会已经解释开了,请祖公子自便,不要误了小女的良辰吉时。”

发声之人是郑家家主郑玉堂,他神色不善地瞪着祖安,之前他撞见女儿和祖安见面,虽然女儿什么都没说,但他敏锐得意识到两人有些问题。

大家都以为祖安这次过来是因为楚家的事情,但他担心和女儿有关系,所以想着早点将这瘟神送走,免得夜长梦多。

这也怪不得他,换成任何人,在太守之子和一个楚家赘婿之间选,都会毫不犹豫选择太守之子。

再说了,郑家早已和桑家各方面彻底绑定起来,根本不可能再换人了。

桑弘反倒笑了起来:“无妨,若是祖公子想留下来喝杯喜酒的话我们也是欢迎的。”

郑玉堂有心阻止,可惜个中缘由涉及到女儿又不方便说出来,只能欲言又止。

祖安笑了笑:“既然桑大人盛意拳拳,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旁的桑迁脸色难看至极,他压根不想这家伙出现在自己婚礼之上,只不过父亲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好再拒绝了,只能哼了一声转身往里走去。

祖安一见,哟,这家伙态度不好啊。

于是开口道:“说起来郑小姐是我的学生,

桑公子现在要和郑小姐成亲了,见到我之后是不是要行弟子礼啊?”

桑迁:“……”

桑弘:“……”

谢道韫:“……”

桑迁假装没听到,直接黑着脸快速进了屋。

桑弘也担心他再出什么幺蛾子,也快速往里走,心中暗暗后悔,自己刚刚干嘛嘴贱留他下来啊。

祖安忍不住感叹道:“郑小姐婚后多半不幸福啊。”

周围众人纷纷回过头来看他,哪有新婚之日说这样话的,只不过想到他和桑家的恩怨,倒也没什么意外。

一旁的谢道韫忍不住追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祖安解释道:“刚刚我说话声音那么响,桑公子却听不见,证明他耳朵不好,之前纪神医和我说过,年纪轻轻这样的毛病,多半是肾虚导致。”

“肾虚?”谢道韫脸色一红,身为有名的才女,各种各样的书都看过不少,自然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

正走在前面的桑迁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气得要回过头来和他决斗。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811!

桑弘拉住了他:“不要冲动,他就是故意来挑衅的,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要节外生枝。”

“可是让这个贱人在这里耀武扬威,我心头憋得慌。”桑迁一张脸涨得通红。

桑弘安慰道:“放心,楚家马上要完了,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桑迁咬牙切齿道:“到时候我要将这贱人剥皮抽筋,让他后悔来到世上!”

桑弘眉头皱了皱,他倒是觉得祖安是个人才,有拉拢之意,不过既然和儿子这般结怨,强行拉拢也没意义,到时候再说吧。

经过了这次的风波,整个婚礼明显加快了节奏。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众人纷纷回头望去,一个身穿鲜艳嫁衣的女子在丫鬟的牵引下缓缓走了进来。

尽管头上蒙着盖头,但依然可以从她那婀娜动人的身姿看出这是怎样一个大美人儿。

祖安一眼就认出了郑旦,毕竟对方身体每一处他都再熟悉不过了,现在的她看着比少女时期要稍微丰腴了一分,这其中没少他的功劳。

看到郑旦,桑迁阴沉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笑容,哼,姓祖的现在也只能耍耍嘴皮子功夫了,我马上抱得美人归,你也只能在一旁酸溜溜地干看着。

他快步迎了上去,从郑家人手中接过一根红色丝绸带子,另一边则被郑旦拿在手中,他就这样牵引着新娘往里走去。

见到两人快要拜天地了,祖安心中也有几分焦急起来,自己等的东西为什么还不来?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